頁巖油:誰的蜜糖,誰的砒霜?
2014年7月以來的油價暴跌,讓石油汪們牢牢記住了一個名字:頁巖油。

因為今天的苦逼油價,基本上是拜它所賜。

2015年,全球原油日產量大約是7600萬桶,頁巖油占比不是很大,但它的亂入,把石油供需的平衡板踩了個底朝天。

2014年,全球石油日產量增長了210萬桶,其中美國增長160萬桶,占全球增量的76.2%。

這些增量,頁巖油是頭功:2008年,美國頁巖油日產量是300萬桶,而到了2015年,達到喪心病狂的900萬桶。

要知道,同是2015年,美國原油日產總量是1270萬桶。

這些增量意味著什么呢?還是看數字:2014年,全球石油產量增長210萬桶/日,增長2.3%;而全球石油消費量只增長了80萬桶/日,增長0.8%。

看見多余的產量沒?這就是油價暴跌的原因。

所以,我們再回頭看上面的頁巖油增量,那就是相當恐怖的數字了。

欣賞一下美國頁巖油陡峭的增長線壓壓驚先:


頁巖油革命以來,美國主要頁巖油產區產量飆升圖

如今統計石油儲量,以前上不了臺面的頁巖油就必須登堂上位了。

所以,挪威能源咨詢公司Rystad Energy搶答了一把,報告說:美國可采石油儲量達到2640億桶,超過俄羅斯的2560億桶和沙特的2020億桶,勇奪世界冠軍。

很明顯,這是胡子眉毛一把抓,常規、非常規油藏都算的結果。

雖然俄羅斯石油部長表示這不科學,卻無法改變殘酷的現實:洶涌的頁巖油已經把石油帝國版圖涂改得面目全非,你可以怒視仇視敵視,卻不能蔑視輕視無視。

這是好大一塊糖,但不是誰都拆得開包裝。

地球人都知道,頁巖油氣革命是中小油氣商鼓搗出來的。那時,石油巨鱷們都盯著超級油藏開發的大坨鮮肉,所以頁巖這塊糖也一直是中小油氣商們在啃。然而啃的人多了,昂揚向上的油價曲線就突然彎下來了。

油價越低,石油巨頭超級項目的風險就越高。鮮肉沒那么容易吃了,頁巖小糖糖就入了巨鱷們的法眼。于是艾克森美孚、雪佛龍、殼牌、BP這些巨頭紛紛放下身段,向小弟們學習:怎樣開采頁巖油。

巨鱷技術辣么好,為啥要學小弟呢?因為油價跌之前,他們也試過搞頁巖,然而老賠錢。

較早入場的殼牌、道達爾、艾克森美孚發現,搞頁巖和搞常規油藏完全不是一個套路,就算是同一巖層的頁巖油,條件差異也不是一般的大,怎樣搞法?

要一處一策,半靠功夫半靠蒙,翻譯過來就是一個字:賭。

那些石油淘金者,手捏美元,嗅到哪片頁巖有利潤的味道,就一把砸進去,正招邪招,榨出油來才是好招,有錢賺就采,沒錢賺就跑,輸了是鬼,贏了是神。

賭來賭去,當然是鬼多神少。

這種打法,很適合快速靈活有彈性的中小石油商,石油巨鱷們玩兒不轉,那散落在頁巖中的小糖糖,別看螞蟻吃得歡,熊大爺一舌頭舔下去,那是滿嘴沙子。

所以巨頭們砸了200多億美元買到一個教訓:他們的蜜糖,咱們的砒霜。

這不是巨鱷無能,也不是小弟太狡猾。實際上,把那些中小石油商的頁巖賭局放在一起,總體來看,他們是虧的,問題是,他們不是一個整體,而是互不相干的賭徒,輸了的自己偷著哭,贏了的光彩奪目實現人生小目標,引得冒險狂人前赴后繼,頁巖油產量就這樣蹭蹭躥上來了。

不過,巨鱷之所以成為巨鱷,就是因為他們有辦法有能力實現一個個人生小目標。英國石油開啟小弟模式,把頁巖部門扔到市場上自己做主,投資、技術等靈活掌握,結果完美復制了小弟們的成功,頁巖油成了新的增長點。

然而,此鱷成功不代表彼鱷也會成功,多數巨鱷目前在頁巖賭局中的戰績依然比較尷尬(搶占了優質頁巖油氣藏的當然也很賺錢)。

尤其是巨鱷中的巨鱷:墨西哥。

頁巖油氣不止美國有,其他很多國家也有,比如中國,比如墨西哥。等等。


全球頁巖油氣分布圖

美國頁巖油氣革命成功,很多國家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但墨西哥不急。

因為哥動手了。

哥和老美是鄰居,同一片陸地,同一種油氣,當然要同一個夢囈:和尚動得,我動不得?

然而,理想很性感,現實很傷感:

1.資源現成。

2.技術現成(鄰居就在旁邊搞,而且不拉窗簾,隨時cosplay)。

3.就是搞不成。

因為哥跟老美除了資源基本一樣,其他方面基本不一樣,比方說:

老美的私有土地,資源歸地主,只要你錢給到位,不管國家和種族,無論疾病還是健康,誰想來開發我都可以賣,這種環境,正是石油賭徒的冒險樂園。

而在哥家,國家是地下所有資源的唯一所有者。因此,油氣開發這種事兒,必須由國企來搞,并且不許和私企聯合搞。

前面說了,搞頁巖,必須夠靈活,而這種靈活度,連資本巨鱷都嫌不夠,何況是國企。

仔細跟老美一比,哥缺的更多:靈活豐富的融資、優秀的石油人才、高效的商業合作體系、準確的地質信息……

所以,搞來搞去,搞坨不清。

比起墨西哥,中國相當冷靜。

咱國坐擁世界第一大頁巖氣資源(32萬億立方米)和第三大頁巖油資源(476億噸),卻沒有一頭扎進頁巖賭局,而是低頭看到自己的短處:

1.地質情況更復雜。

2.人口密度更高(鉆探范圍受限)。

3.政策不夠靈活。

4.技術不夠成熟。

5.水資源不足(水力壓裂要很多水)。

針對國情,我們正在淡定地摸索著具有中國特色的頁巖油氣道路。

頁巖油氣讓一些石油小弟很Happy,但沙特等油桶大國很生氣:你們產量太高,搶走了俺的蛋糕,必須給你們點顏色瞧瞧!

隨手就扔出了石油大戰終極武器:增產降價。

殺傷力怎么樣?反正搞得全宇宙石油汪一片哀嚎。不過,大家有一個共同愿望:挺一挺,等大油桶們把老美頁巖油打趴,好日子就來了。

這里不算死了多少油服公司,只算北美的油氣公司,2015年至2016年5月,申請破產(保護)的就有79家(其中美國72家),總債務達到563億美金。在頁巖賭局一入場就掉了內褲的大部分賭徒不說,就說這79家公司,贏來的錢賠個精光不算,還欠了一屁股債。你要說這些唯利是圖的家伙搞頁巖就是為了拉低油價,他們不噴你一臉冤血才怪!

看著頁巖油氣商遍野哀鴻,油桶大國們該滿意了吧?

并沒有。

因為還有很多頁巖油氣商堅挺不倒。本來,大家估算,再好的頁巖油氣藏,也是非常規油氣藏,盈虧平衡點怎么也得80美元起吧?

然而,隨著油價不斷下跌,人們驚恐地發現,頁巖油商們80美元沒倒,50美元晃了晃,40美元倒下一批小螞蟻,30美元還站著一大批!

其實,發動石油大戰的油桶國家并沒有估算錯誤,大戰前夕,頁巖油氣總體上看,盈虧平衡點確實離80美元不太遠,然而,隨著油價降低,頁巖油氣商們出神入化地把成本降了又降,竟然跟上了油價跌下斷崖的速度!

這么恐怖的事情,他們怎么做到的?其實看上去很簡單:

1.油氣公司(甲方)拼命提升技術,降本增效。

2.油服公司(乙方)拼命降本,壓低報價維持開工率。

你虐我?我自虐給你看!

你可以說這是迫不得已,也可以說是甲乙雙方抱團取暖,結果就是:美國頁巖油的井口盈虧平衡點以年化約22%的速度持續下降。2016年,這個平衡點已經到了30-40美金之內。當然,這個成本,沒考慮礦權、融資、資產持有等成本。不過,即使考慮周全,頁巖油的實際完全成本大概也在55美金/桶以下。

另外,不同頁巖油氣藏的質量相差八十幾條街,有的開發成本確實高,而有的開發成本卻低得讓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經紀人和干兒子。

拼技術、拼斗志、拼資源,沒死掉的頁巖油商們,練成了打不死的小強。

最近,一只小強叫囂:俺的開采成本不要880,也不要88,只要2.25美元/桶!

嘩!當時石油圈的下巴就驚掉了一地,因為這個成本還不到沙特的一半!

這只小強是美國先鋒自然資源公司,它搞油的區塊,正是頁巖中的妖孽:二疊紀盆地。

該盆地橫跨德州西部和新墨西哥州東南部,這里,二疊紀時期的巖石沉積極厚,石油資源極豐富。

該小強相信,該盆地未來的石油日產量將從現在的200萬桶提高到500萬桶,什么概念呢?整個中國2015年日產量是430萬桶。

2.25美元的說法一出,立即招來一片質疑:那些年你吹過牛的不止這一頭好么?

有好事之徒立即人肉了一下,發現這廝果然在吹牛,因為這2.25美元只是作業費用,什么稅費呀管理費呀利息費呀能不算的都沒算進去,如果七七八八都算進去,它的總成本是18.88美元/桶,這樣算法,沙特那邊是5-10美元/桶,還是人家沙特低。

雖然實際成本比他吹的牛要高8倍多,但是,這個數字足以讓沙特肝膽俱裂了。

因為,18.88美元的油價可以讓這家公司在二疊紀收支平衡,但沙特整個國家是靠油吃飯的,石油寒冬之前,油價超過100美元才能做到收支平衡,如今就算過緊日子,也要油價保持在80美元附近才撐得住。所以,石油大戰以來,沙特其實是在吃老本:6千多億美元的儲備資產。


部分國家石油勘探開發平均成本

不吹牛,一本正經算起來,頁巖油成本就是比產油國預算平衡油價低,科威特、墨西哥、卡塔爾情況還不錯,預算平衡油價在50美元附近,沙特2015年100.4美元,現在褲腰帶勒到77.6美元,俄羅斯勒到66美元,伊朗勒到73.9美元……如果石油大戰就這樣一直打下去,他們能撐多久呢?狗仔隊早就扒得一清二楚了:


沙特、伊朗、俄羅斯經濟隨油價變動情況(億美元)

油桶國這樣優質的油氣藏資源都這么慘,就別提其他國家的資源了,所以,美國頁巖油成本的降低,簡直就是整個世界石油工業的噩耗!

瞧,在二疊紀盆地搞油的公司紛紛報出了讓人絕望的成本:埃克森美孚8美元/桶;雪佛龍10美元/桶……

是不是很絕望?

先背誦一下絕望定律:當一個消息讓你絕望時,你馬上會聽到下一個。

下一個消息是:如果油價再漲一漲,二疊紀盆地可以讓德州石油日產量在十年內增加到1300萬桶,什么概念?這個產量,是目前中國的3倍,比沙特高出25%!

注意,這只是德州,二疊紀盆地只是美國第二大油氣藏......

更重要的是,美國之外,還有更多頁巖油氣藏。隨著技術進步,鬼知道會發生什么!

未來那么可怕,我們能不能做一枚目光短淺的石油汪,坐等石油大戰之后的和平紅利呢?

答案是:不能。

眼下,油桶國的低油價殺器的確奏效了,頁巖油商撐不住了,特別是抓到一手劣質資源的,死的死,賣身的賣身……

然并卵,這批石油商倒下去了,油價一漲,只要嗅到一絲利潤的氣息,另一批石油商就會跑來恢復生產。3月初,在破產潮前夕,美國頁巖油生產商就揮淚放話:我一定會回來的!

這還真不是吹牛,頁巖商們體量小、動作快、效率高、成本低,敵進我退、敵駐我擾…這種天然生成的小股游擊隊打法,讓我們這些正兒八經的石油汪防不勝防,不勝其擾。

你還不能跟他們死磕,死磕肯定搞不贏,理由就是前面說過的:他們不是一個整體,而是各揣發財夢的賭徒,前輩死再多,也阻止不了后輩心懷僥幸刀口舔血。



所以你的對手不是人,而是人性。

這樣看來,石油大戰要么是油桶國無奈熄火獨自傷感,要么就是大家一起在囚徒困境里享受相互折磨的快感,不可能消滅頁巖油商這種影子般的對手。

油價,不樂觀。

截至2015年,石油探明儲量1.7004萬億桶,可采52.5年;天然氣探明儲量187.1萬億立方米,可采54.1年。

世界已不缺油,又有茁壯成長的新能源在旁虎視眈眈。

現在油價搞成這樣,頁巖油商的日子好過嗎?這就相當于問:美國滅不了ISIS,美國很不爽,那么ISIS的日子是不是倍兒舒坦啊?

油價低,總體看當然是非常規油氣更痛苦!

頁巖油,不是頁巖油氣商的蜜糖,也不是石油巨鱷的砒霜,它是石油工業的魔咒,讓整個行業陷入競價的泥潭,無力自拔。
单机捕鱼达人官网 东方6+1开奖结果 全天最准时时彩计划 新疆时时开奖码 在极速赛车里输了5000 时时彩个位走势图教程 pk10赛车玩法规则 5分赛车开奖官网计划 北京好的三甲医院 飞鱼接码下载 马会内部五肖五码网站 大圣闹海捕鱼平台 河北时时2017 36选7开奖30期 山东时时计划 重庆时时计划蚂蚁 澳洲幸运八